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我的家规家训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5-16 09:01

生长在农村,祖辈都在土里刨食。在我成长的记忆里,没有一句格言警语是从我的祖上传下来的,但是父母的一言一行都见证了我的家风家教。这里,还是从一些小事说起。
        以“忠”爱党。我父亲的绰号叫“老党员”。据说,他年轻时,因为根正苗红,踏实肯干,为人实在,通过背后丢豆子的方式选举当了村官,一干就是20多年,后来入了党,得了一个绰号“老党员”。由于积劳成疾,父亲50多岁就病逝了,家人在收拾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他的党费证,里夹着7角钱,当年已缴费1.1元。父亲一生忠诚于党,一直到老没有忘记缴纳党费。母亲今年91岁,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不识字,有阅历,通情达理,里里外外都是行家能手。在我们村都知道母亲会接生、看眼病、调解家务事、做一手好菜,在亲邻中威望很高。现在虽然年事已高,身体还好,起居有常,心态宽敞,最有意思的是:每天坚持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了解国家的大政方针,对国家发生的大事都能娓娓道来。母亲时时不忘感念党恩,记得几年前有一天在吃饭的时候,母亲给我说:“孩子,我想叫你替我写封信“。我问她给谁写信?母亲说:“给胡锦涛、温家宝”。我吃惊的问为啥给他们写信。母亲说:“妈活这么大,过去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解放前拉壮丁、跑反,忍饥挨饿吃不饱饭。解放后三反五反、蝗虫水灾,饥一顿饱一顿。后来分产到户、责任到人,才算填饱肚子。现在国家不收地亩税、还有补贴,给老年人发钱,我一个月能发几十元的钱。所以说,给他们写信,让他们知道老百姓心里高兴。”我当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一直到现在没有实现老人的心愿。父母不信教,但是有信仰,他们的信仰就是党。
        以“孝”传家。父亲弟兄两个,排行老二。解放前家境虽不算殷实,但家里有十几倾地,不愁吃穿,大伯和父亲也算“富二代”吧。当时,大伯娶了地主家的闺女做媳妇(我的大娘),父亲娶了老木匠的闺女做媳妇(我的母亲)。因为大娘和我母亲家境的不同,家族中看不起我的母亲,因为娘家穷,再加上当时男权社会,母亲经常挨打受气,听说爷爷拿着鞭子撵着母亲打。解放前夕,社会动荡,家庭衰败,我家也走向幕落,此时爷爷奶奶年事已高,一身的病痛。按照当地的风俗跟着老小(我的父母)一起过日子。奶奶得了重症,生活不能自理,大伯、大娘不在身边,父母承担了赡养老人的义务,给奶奶端屎、刮尿、按摩、插导尿管,日夜陪护,直至奶奶病逝,送到土里。父母虽然没有表白他们的孝顺,但他们一举一动播下了孝顺的种子。
        以“廉”教导。2014年5月7日,公司准备组织党员、管理人员到兰考县焦裕禄纪念园参观学习。在出发的头一天晚上,我给母亲说,明天要去焦裕禄纪念园参观。母亲一听去兰考,接着话茬说:40多年前,你爸当干部的时候代表县里也去过兰考。当时天很冷,家里穷,他没袜子穿,我想着你爸回来时能买双袜子,也算添香了。可是等他回来的时候还是光着脚,连双袜子也舍不得买。我问他为啥不买双袜子,他却说:焦裕禄是个好干部,一心为民,不贪不占,治沙治水,让老百姓吃上饭,我不能拿公家的钱去买袜子。在日常生活中,母亲经常教育我和姐姐,不占人家的便宜,不贪公家一分钱,做人要干净,咱没有根,丢不起那个人。
        以“俭”生活。父母都是过过苦日子的人,养成了节俭的习惯。母亲是个持家的好手,在困难的时候能让我们吃上饭、穿上衣。我们姊妹四个,上面三个姐姐。买一件新衣服,有时可以轮换穿。虽然穿的朴素,但是干净整洁。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小时候经常害病,每次害病把父母吓得丢了魂一样。父母对我特别娇惯,吃饭的时候加点小灶,经常吃点好面。姐姐比我大得多,向来不和我争,总说我,“干吃不上膘,瘦得像老妖,不争气”。当时父亲当着村官,驻村干部在我们家吃饭,有时候还能享受一下“干部”待遇。在父亲病逝后,家里的生活更加困难,虽然解决了吃饭问题,但是上学的学费成了难题,我当时正上高中,需要钱,母亲不会做生意,有没有经济来源,母亲开始养羊供应我上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后来,我有了工作、成了家、有了孩子。现在和母亲一起生活。由于母亲一生节俭,养成了节衣缩食的习惯,有时做饭多了、剩了舍不得倒掉,热热还吃。我和妻子害怕她吃出病来,偷偷给她倒掉,母亲得心疼半天。她经常告诉我,钱不能乱花,米面不可抛洒,抛洒米、抛洒面,抛洒多了折寿焉。
        以“容”待人。从前没有实行计划生育,我们村好多家庭都有几个男孩,弟兄们多就强势。我们家就我自己,头上还留有“鳖尾”(留一撮头发),村里有的孩子们喊我“独蛋”、“鳖尾”,我非常生气,就和别人打架,因为他们兄弟多,有帮手,我免不了吃亏,有时打的鼻青脸肿,心里很是委屈,哭闹着回家告状,请父母给我出气。母亲非但不向我,反倒说落我的不是,教育我外出不要惹事。所以,父母从没因为我和邻里发生过矛盾,相处的非常融洽。还有一件事,我记忆比较深。我们村有一个坑塘,上百亩地。夏天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在坑塘里洗澡,有时候会出现孩子溺水的现象。父母对我管教比较严,害怕我淹死,不让轻易下水。有一次,刚下过大雨,水势很大,我经不起诱惑,和几个小朋友偷偷下去游泳。刚下水,有个小朋友给我打赌说,你敢不敢在坑塘里游三个来回,你如果游三个来回我给你买一本小人书。他一激我,就和他打起赌来。在小朋友的见证下,我开始游泳。当游到两个来回时,听见母亲在岸上喊我的乳名,要我立即上岸。我不情愿地爬上岸,慢蹭蹭地跟着母亲回家。刚到家,母亲命令我跪下,并抡起三角带照我屁股抽去。并斥责道,你知道为啥挨打吗?我说:“知道”。母亲哭着说:“什么都能容,就不能容你寻死。”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挨打,现在终于明白了“母亲一生包容,但不容孩子拿生命开玩笑”。
        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父母是千千万万劳动人民中的一员,他们用实际行动和勤劳的双手维持着这个家,修筑着自己的梦想,用自己的言行举止传承着家风家教,我们也会让这些美好的传统积极传承。

友情链接:QQ分分彩投注网  腾讯分分彩官网  分分彩计划app  腾讯分分彩平台  qq分分彩官方网站  分分彩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  分分彩网址  分分彩走势图  全天腾讯分分彩免费计划  qq分分彩官方网站  腾讯分分彩平台  QQ分分彩投注网  分分彩官网  分分彩吧  分分彩网站  分分彩免费计划  分分彩吧  分分彩_官网  腾讯分分彩官方网站  分分彩在线计划  分分彩预测  分分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计划网  分分彩计划网  qq分分彩平台  分分彩官网  分分彩官网  分分彩  分分彩手机版合集  QQ分分彩  分分彩预测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全天腾讯分分彩免费计划  分分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官网  腾讯分分彩平台  分分彩首页  腾讯分分彩  分分彩首页  最准分分彩计划  QQ分分彩投注网  分分彩官网  幸运飞艇pk10开奖记录  分分彩计划网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分分彩平台官网  腾讯分分彩官网  腾讯分分彩计划  腾讯分分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分分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分分彩个位全天计划  分分彩下载  腾讯分分彩精准计划  分分彩吧  分分彩平台官网  幸运飞艇pk10开奖记录  分分彩计划  腾讯全天分分彩官网走势图  QQ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官网  腾讯全天分分彩官网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计划网  QQ分分彩  腾讯全天分分彩官网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官方网站  全天分分彩计划  分分彩预测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  分分彩平台  分分彩平台官网  分分彩技巧  分分彩在线计划  分分彩个位全天计划  qq分分彩平台  苹果彩票  分分彩计划网  分分彩预测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